•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产经资讯

键凯科技:对标美国NKTR两年多业绩暴跌 市场狭小陷股权转让疑云

时间:2020-06-01 21:04:41   作者:中国财经网   来源:今日财经报道  
内容摘要:   对于北京键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键凯科技”)创始人赵宣而言,或许他并没有想到,自己对标的标杆企业——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 Nektar Therapeutics(内克塔治疗)泡沫破灭的这么迅速。  从2018年3月底以来,短短两年多时间,内克塔治疗(Nektar)股......
  对于北京键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键凯科技”)创始人赵宣而言,或许他并没有想到,自己对标的标杆企业——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 Nektar Therapeutics(内克塔治疗)泡沫破灭的这么迅速。

  从2018年3月底以来,短短两年多时间,内克塔治疗(Nektar)股价从110多美元的高位跌至目前的22美元,跌幅超过80%,而2019年,内克塔治疗(Nektar)的营业收入由约12亿美元,暴跌90%,跌至1.15亿美元、由盈转亏,亏损4.46亿美元,下滑超过164%。

  清华大学毕业的赵宣,曾在内克塔治疗工作数年,其曾于2002~2004年任Nektar药物研发部主任,之后回国创立键凯科技,如今这家公司正在冲刺科创板,6月3日,上交所审核中心将处理公司上会事宜。

  在对标企业Nektar股价、业绩崩盘下,未来键凯科技的前景黯淡。如今,键凯科技欲走Nektar的老路,从简单的原材料供应商转型成为聚乙二醇化药物的研发型企业,但这背后的风险重重,公司极有可能步Nektar的后尘。

  键凯科技主要生产医用聚乙二醇,说白一点就是一个医用原料供应商。而这种原料在国内的市场空间有限,因此键凯科技的大部分产品用于出口美国,与赵宣的老东家——Nektar进行竞争。然而在中美贸易关系日趋复杂的背景下,未来这个生意能否长久还有待观察。

  值得一提的是,键凯科技披露的销售数据,与其大客户特宝生物所披露的相应的采购数据存在巨大的差异,这或涉嫌财务上的造假。

  对标企业业绩崩盘 曾遭重要股东甩卖

  “发行人标杆企业,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 Nektar Therapeutics,从医用药用聚乙二醇衍生物的生产和销售,战略转型为聚乙二醇化药物的研发型企业,成功支持了多款创新药物的研发上市。”在招股书中,键凯科技坦言,自己学习的“榜样”是美国Nektar公司。

  同时,键凯科技还对Nektar大肆吹捧了一番,这家公司如何牛逼、发展前景如何看好,似乎为自己描绘了一个光明的未来。

  键凯科技是这样描述的:Nektar 是最早从事聚乙二醇活性衍生物的生产和销售,后战略转型为聚乙二醇修饰药物的研发型企业,成功支持了9款创新药物上市,且目前有8款在研药物……

  然而,我们来看看Nektar近两年的公司的股价,是这样的。

  Nektar公司股价在2018年3月时,一度高达110多美元,而目前公司股价为22美元,两年间跌幅超过80%,去年Nektar公司营收暴跌90%跌至1.15亿美元;由盈转亏,亏损4.46亿美元,下滑超过164%。

  很明显,键凯科技的实力是不如 Nektar公司,它的“师傅” Nektar公司业绩、股价已经崩了,未来键凯科技的发展前景如何呢?

  实际上早在2015年键凯科技的多位股东,便开始甩卖公司的股权。2015年上半年,键凯科技的原股东——杭州金灿丰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金石投资有限公司以区区6489万元的价格转让公司14.42%的股权,以此计算键凯科技100%股权的估值不过4.5亿元左右。而2011年上述两家公司入股的总成本也在4000万元,基本上属于小赚立场,如果这笔股权保持到现在或通过二级市场大赚数倍。

  创始人转让股权“疑云” 公司股权纠纷待解

  键凯科技主要生产医药用聚乙二醇。这种产品说白了就是纯度99%的酒精,它具有有无毒无害无刺激,生物相容性良好的特点,是国际上唯一认可的使药物缓释、控释的修饰材料,但现阶段效果不是很稳定,真正用聚乙二醇修饰的上市的药物也不多,国内市场较为有限。

  为此,键凯科技董事长赵宣将目光瞄准了“老东家” Nektar公司的地盘,大力进军美国市场。招股书显示,各报告期内,键凯科技来自国外的收入占比分别为60.48%、57.82%、55.76%和66.27%,占比均达50%以上,公司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国外。

  其中,键凯科技各报告期内来自美国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5.09%、50.51%、47.03%和60.44%,美国市场贡献了公司绝大部分的国外收入。

  2018年6月1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对自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同年8月23日实施的加征关税清单涉及公司的主要产品聚乙二醇衍生物。

  虽然键凯科技称,根据公司与海外客户签订的协议约定,公司境外销售的关税一般由客户承担,但假如中国未来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升级,加征关税的税率进一步提高或实行出口配额等政策,会削弱公司对美出口业务的竞争力,公司的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冲击。

  当初赵宣回国创业时,是与清华大学工作的朱德权、嵇世山等两人一起,“搭伙”支撑键凯科技的发展,嵇世山、朱德权在2001年~2005年共同负责键凯科技经营管理及技术研发;年末2007年后,赵宣才全面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2010 年,朱、嵇二人逐步退出键凯科技的日常经营管理,但以股东和董事身份享有重大事项的决策权。

  本来这样的公司治理也无可厚非,但2016 年 9月至今,朱、嵇二人分别向其子朱飞鸿、配偶刘慧民转让股权并辞去董事职务后,朱飞鸿、刘慧民作为股东独立行使股东权利,二人已不再对公司有直接影响力,仅可能作为股东亲属提供讨论建议。

  朱飞鸿就是一个90后,2016年5月大学毕业后,吊儿郎当,做了一段时间分析师,和自由职业者。说白了,键凯科技的重大决策还不是要听他爸的。但是为何朱、嵇二人均要转让键凯科技股权给自己的亲属,这背后有着怎样不可告人的“隐情”呢?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朱德权将键凯科技股权转让给儿子,而不是自己的老婆,遭老婆告上法庭。目前这个案子正在审理中。

  键凯科技还存在购销数据打架的情况。招股书显示,特宝生物是键凯科技的一个重要客户。此前,键凯科技与特宝生物及其子公司厦门伯赛协议,授权特宝生物及其子公司许可使用其专利获取专利费收入。

  招股书披露,2017年,键凯科技向特宝生物销售了75万元聚乙二醇,但特宝生物却披露向键凯科技采购了104.33万元聚乙二醇。二者存在明显差异。

标签:科技   市场   美国   两年   转让   


财经新闻网提供中国财经新闻最新财经新闻财经评论股票入门理财小知识国内国际财经新闻报道等资讯。欢迎光临财经新闻网!

Copyright © 2018-2020 www.tgcjm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  广告合作QQ:2067016341